「轩藕」

建筑狗一枚。留学党。

枯井

这已经不是周九良第一次看见那抹身影从自家院子里闪过了。


轻灵,神秘,不知身份。


他只在半夜出现。就在周九良恰巧做噩梦惊醒的时刻。徘徊一下,随后消失。


这日周九良终是鼓起勇气跟了上去。那人一身青绿的衣衫,似仙。在街巷院落屋舍漫无目的地穿梭,最后来到村口井边,投身而入。


“你是谁?”井外面的小奶音声音有点颤抖。


“你没有必要知道。”井底的声音低沉,再加上整个井壁的回响,这声音着实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

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往井底看了一眼。水面不是自己的倒影,而是那人温润如水的双眸。


“这一世的你和他真像。”


那人眼中是无尽的温柔。


周九良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,即使他对这个名字是如此的陌生。


“孟鹤……”


“不要说出来,不然你回不去了。”那人声音在周九良耳中逐渐模糊。


周九良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,只知道自己发烧了三天三夜。大病初愈后来到印象中那口井的位置,映入眼帘的却只有一口枯井,井底已是布满杂草,就这射进井口的斜阳隐约能看见干涸而死的青蛙。


周九良坐在台下,看着孟鹤堂弹着吉他,卖力的为返场排练。


“快乐的一只小跳蛙,啦啦啦啦……”


“孟哥,你说你怎么一唱这歌我就想哭呢?”


“你这熊孩子,我唱的有那么难听吗?”眼中尽是温柔的宠溺。


评论

热度(19)